眼底下位置: 首页>书库>书籍读书> 总裁霸爱:娇妻要乖

正文   第5章 偶像覆灭的感觉

文件名:总裁霸爱:娇妻要乖   作者:流沙  本章字数:3012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7日 10:25

过小凡看着林婉婉归去的背影,中心升起无限悲凉,真是墙倒众人推啊,过小凡是个孤儿。故而很怕无依无靠。但是越怕无依无靠就会越是要承受无依无靠。

她摸了摸肚子,虽然到现在为止,只喝了几口功夫茶,但是肚子似乎并不深感饿。

她在商场里晃着,正刻划回去时,看见学长裴宏正搂着个女人逛珠宝店有哪些,那个女人竟然不是他的女友,是个我承受着我这个年纪比他大的老大女人。

过小凡确定那个女人不是裴宏的妈妈,也不是裴宏的亲戚,因为他们的动作太亲昵了,看着就像情侣。

过小凡的心一阵钝痛,她似乎听见心魄某处东西碎裂的声音。

裴宏是过小凡大学时的学长,他们都是中文系考研方向的,当初的裴宏学长博雅,人长得很帅气,是校学生会主席。各种奖项都拿过,追他的女生可以排成一条长龙。

但是,裴宏眼里胸口却只有他的女友丽丽,对别的女人不感兴趣。也没动过心,而过小凡当成被裴宏对爱情的矢志不渝打动吸引。

其实过小凡也很矛盾,他喜欢裴宏的忠贞,故而他绝对不会爱上过小凡;如果裴宏爱上了过小凡,那就表示他对爱不忠贞,故而过小凡就不会爱裴宏。

过小凡自己也深感很乱套,最后总结了下,她和裴宏之间的关系,当成传说中的柏拉图式爱情,她只是爱上了这种精神,把裴宏当成偶像供在胸口,而裴宏只是这精神的载体。

这偶像出轨了,他背叛了爱情,也就是背叛了她,过小凡听见偶像碎裂的声音,她很熬心。

以便伤得更完完全全,过小凡决定过去问个明白。

过小凡慢慢靠近,远远地就听见他们的谈话。

“你进了我们家门,以后可要把自己包装下,不用在其他人前丢我的脸,把那个最粗的金链子拿赶来看看。”

过小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这话竟然是裴宏塘边的女人说出来的。过小凡中心闪过一个念头。裴宏被人包养了!

你跟丽丽分手了?”过小凡扯着裴宏的衣服道,一副不到乌江心不死的模样。

裴宏僵在当场,他塘边的女人。确切来说是老女人用狠辣的目光瞪着过小凡,口角腾出冷笑:“裴宏,福不浅啊,除了丽丽还有个这么清纯的妞缠着你啊。”

别误会,她只是我在先的学妹,我从没正眼看过她。”裴宏简单的毕业寄语一句话将过小凡的心划成几瓣。

你自己处理吧,我在那个咖啡馆等你。”老女人转了转手腕上的哪门子玉镯子好。高傲地呱嗒,说完走出珠宝店有哪些,朝着咖啡馆走去。

裴宏想去挽留,但是被过小凡拉着。动不了。

过小凡很执拗地拽着裴宏的衣服,就像是一件心爱的玩具被打碎了胸口很熬心。

“哎呀。你到底要怎么?”裴宏很生气。

“何以要跟丽丽分手?”

“你这个人真奇怪,我分不分手跟你有哪门子关系?我何以要跟你解释?”裴宏很无语。

“你知不知道,我一味把你当成偶像,一个可以让我相信爱情的偶像,可你何以,何以要跟那个女人在一起?我知道你并不爱那个女人的。”

“你到底想怎样?”

“何以要背叛爱情?”过小凡痛彻心扉地呱嗒。

“偶像?观展你确实是高估我了,我只是个平凡的小人物,我没那般伟大,没那般高尚。”裴宏不屑地说着。

他不知道过小凡此时中心的痛,裴宏的行为遏制了她对美丽爱情的向往,同时也亲手毁了过小凡一笔一笔刻画出的梦中情人的形状,他的背叛赤裸裸地逼着过小凡认可这些年的脉脉含情和默默暗恋是多么的可笑。

“我看的出来,你明明不爱那个女人!”过小凡歇斯底里地问津。

“爱?我何以要爱?爱能当饭吃吗?爱能让你在人群中飘飘然吗?我要上学啦第二季她的钱,这不是很好吗?”裴宏一副看透人生无常世事难料的模样。

不是如此这般的!”过小凡深感不对,爱情和金钱不是这么比起的,没有爱的生活是没有意义的。

“你自己慢慢想吧。我可没空陪你探讨。头也不回地朝着咖啡馆走去。

过小凡看着渐渐走远的裴宏,蓦地深感这个曾经清晰地印在她胸口的男人,此时变得无比模糊,说不定她从未真正看清过他。

她呆愣愣站在珠宝店有哪些,看着店里花红柳绿,炫人眸子的珠宝玉石,金钱久已占领了这个世道的囫囵,从亲情到爱情,呵,钱还真是能者为师啊。

过小凡深感有些冷,摸了摸手臂,发现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感觉今天很哀愁,在路过酒吧时,停下了步履,一味深感酒吧是个深邃,又充满诱惑的地方。只是从来不敢进去。

看电视上那些男女主角都是心情低落时往那跑的。今天过小凡心情也不爽,算是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进去徜徉吧。

过小凡尝试性地进了酒吧,里面奢侈浪费,摇滚音乐兴奋。注满舞池里有若干人跟着贝尔去冒险奥巴马节奏天国跳舞,整个场景就是“为非作歹”。

吧台小哥笑吟吟地问:喝哪门子酒?”

过小凡走到吧台。想了想,今天心情不好哪门子,“来杯陈绍。”

“。”

这里没有陈绍,要不来杯千里香?”吧台帅气的小哥无奈地回道。

“这么大的酒吧竟然没有陈绍啊。你们的业务做得也太不接地气了。”过小凡源远流长地教育道。

酒吧里响起一首阿桑的《一味很安静》,这首歌唱得很应景,正符合她此时的心情。“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一味不能有改名。”

可否赏脸喝杯锐欧鸡尾酒。”一个中年男人靠近过小凡,绅士地呱嗒。

过小凡看着这位绅士的中年男人。无事吹捧,非奸即盗。

“哦,我喝不惯锐欧鸡尾酒”,过小凡驳回道,随后掉转对吧台小哥道。“给我来杯啤酒”。

然后,她蓦地想起来快要来大姨妈了,“啤酒要热一热。”

吧台小哥张着嘴,木着脸看着过小凡,他表示只有冰的,没有热的。

“这么不会变通,把德国陶瓷啤酒杯放开水里热一下不就好了嘛。”过小凡耐襟怀教道。

“小姐不是本地人翻译吧?”过小凡身旁的中年男人开口道。

“不用叫我小姐,叫我美女。”

中年男人露出一丝笑意。像是一只苍蝇终究找到了鹌鹑蛋的裂缝般:“何以?”

过小凡白了一眼,就是喜欢拿主意和美女套交情,但是她却最讨厌如此这般的人。

过小凡无语了,你自己比谁都清楚,还解释哪门子啊,但是以便礼貌,她还是耐襟怀解释道:“因为我是美女。”

中年男人哄笑。似乎很如意这个回答,过小凡喝了一口哪门子热乎的啤酒,感觉味道好极了。

中年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宝马z4车钥匙,放在过小凡手边,然后拉了拉袖子。看了看上海劳力士售后服务手表,还故意剑圣出肉装一副失神的样子。

过小凡知道那男的是哪门子意思,但是既然他想装着失神,那她也配合着他,自顾自地喝酒。

中年男后来又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题聊天,但是过小凡只是慢慢品着啤酒。没有心领神会他,中年男人见过小凡无动于衷,于是拿出蹬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片,趁过小凡看注满舞池献艺时丢进她的德国陶瓷啤酒杯里。然后,恶襟怀笑看过小凡喝掉保温杯里的啤酒。

过小凡渐渐感觉有点头晕,她认为是喝了啤酒的原因,但是不知道今天酒量怎么这么小。说不定是因为今天心情不好哪门子吧。

只是一杯啤酒罢了读音。何以还会深感浑身哀愁无比。记得在先喝醉了,只是晕晕地,难道是这酒吧的酒要更正宗?

过小凡掉转看着被喝空的德国陶瓷啤酒保温杯。透明的钢化玻璃在酒吧里炫目的灯光下,显得很耀眼,花红柳绿。

酒吧响起一曲劲爆的摇滚音乐,声音很大,连脚掌都亦可感受到震动,酒吧所有人都随着音乐摇摆起来。

看着一个个着魔般摇摆着的人群,过小凡有些恍惚,怎么感觉有两个重叠的影子武士,观展委实是喝醉了。

那个给过小凡下药的中年男人,看着随行人员摇晃的过小凡,中心暗笑,使了这么多手段。这一招还真是屡试不爽,看着就要中招了,中心很兴奋。

过小凡深感脸颊有点烫,很哀愁。她点了一瓶圣水,喝了一口哪门子,压抑中心的燥热。然后用手抚了抚头。有些广大的感觉。

她有些自怨自艾,酒吧确实不是哪门子好地方,熬心的话就该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哭一场就得的路,来哪门子酒吧啊!


(←截图快捷键) 两学一做网上答题章 返回目录 (截图快捷键→)

扫描二维码名片 下载畅读书城

iOS下载 安卓下载

返回顶部

Baidu